牧食记AgriPost.CN 专栏 辛国昌:生猪存栏数据怎么来的?扶持政策能保持稳定

辛国昌:生猪存栏数据怎么来的?扶持政策能保持稳定

在近日举行的2019广东省养猪行业协会年会暨猪业发展大会上,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二级巡视员辛国昌作了题为《生猪生产恢复与转型发展》的主旨演讲。在解读当前恢复生猪生产的政策措施亮点的同时,其亦就市场关心的一些热点问题作了回应。

如有券商曾在10月底的电话会议纪要中称,其调查的能繁母猪产能去化70%,而官方公布的才40%。该机构还预测春节生猪出栏价应该能看到60元/公斤。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马上就要过年了,我们看猪价能不能达到60元。”辛国昌指出,“不同的行业部门、不同的人,他在说这些事的时候,都有着不同的目的。”


官方生猪存栏数据是怎么来的?




“对于过去层层上报的数据,地方政府比较容易掺水。我也了解一些地方有三套数,环保来了是一套数,然后落实政策的时候,财政部门的人来了又是一套数,再然后统计部门的人来了还有一套数。”此前任畜牧兽医局监测信息处处长的辛国昌称。


据介绍,农业农村部从2008年开始建设“百场(厂)千村万户监测”系统,在全国抽了4000个养猪村和一批规模猪场,从村从场开展监测。“比如某个县给我们报了生猪存栏量,我们确实没有办法去数,但是我们到村到场都有台账,随时可以抽查,这个就很难再从数据上作假。”辛国昌解释道,“这个数会直接上传到中央数据库,当中的各层级可以看数,但是不能改数。”



他说,农业农村部还有很多印证的环节,如现在每个月都要对全国7000多家饲料生产企业全覆盖统计一次,对猪饲料还会细分为母猪料、教槽料等种类。该部对全国的5005家生猪屠宰企业亦可做到全覆盖统计。


“这些个环节都印证到一起,才形成最终的形势判断。大家想一想这种判断能有多少水分?基本上我们都给他挤干净了。”辛国昌指出,“而且从9月份开始,我们将年出栏500头或者存栏300头以上的猪场都纳入了全国的直联直报系统,要求做月报,也希望大家支持和配合。”


他还透露,未来可能会把直联直报系统和检疫出证系统连起来,从而清楚养殖场有多少猪最后送到了屠宰场,这对保障畜产品质量安全、开展屠宰行业监管及落实政策等都是一个基本的数据支撑。


10月份猪价较快上涨是什么原因?




辛国昌指出,11月份的生猪存栏探底回升表明,明年5、6月份供应紧张的局面会明显缓解。元旦、春节阶段的猪肉供应压力还是比较大,但整个动物蛋白的供应有保障,特别是今年10月份那种的价格上涨情况不会再出现。




他分析了10月份猪价较快上涨的原因:一是由于种猪紧缺,不少养殖场户从商品肥猪中大量选留后备母猪,一些场户急于扩大生产,甚至“见母就留”。“我们了解到有些个养猪场,甚至包括规模相对比较大的企业,现在能繁母猪里边三元猪的比重已经过半了。”


二是养殖场户压栏惜售,普遍实施“养大猪”计划,减少了当前市场供应量。三是一些大型屠宰企业和批发商囤货,等待元旦、春节后卖高价。“实际上它是把元旦、春节要涨的价部分提前到10月份了。” 辛国昌认为。


全年的动物蛋白供应会紧张吗?




辛国昌算了一下今年中国肉类供需的平衡账:由于价格上涨对消费的抑制,猪肉消费将下降700万吨以上,而全年禽肉的增产潜力为300-320万吨,牛羊肉增产潜力约30万吨,然后肉类进口增加70万吨以上。“以上全部加起来约1100万吨,而整个猪肉今年的缺口大概也就是这么多,所以总的动物蛋白供应不会紧张。”


他认为还有一个理由可以来印证其判断。根据对全国饲料生产企业的全覆盖统计,2019年1-10月饲料总产量约1.88亿吨,同比下降4.2%。“咱们搞畜牧业的都知道,这说明动物蛋白的缺口不会超过4.2%。”


而且现在养猪少、养鸡多,而鸡的饲料转化率比猪要高,由此辛国昌认为动物蛋白的供应量也就下降了2%-3%。“现在动物蛋白的供应总体充足,关键是CPI给我们带来的压力太大,并影响到了低收入群体。”他指出。


小散养殖户能否让其自生自灭?




辛国昌还提到,当前行业的一个主要困难是南方主产省恢复比较慢,尤其西南地区中小规模养殖场户偏多,非瘟疫情对养殖信心冲击大,复产难度也大。



那么能否让小散户自生自灭呢?辛国昌表示,从行业决策部门的角度绝不能这么想,因为去年近7亿头出栏生猪中有一半是由500头以下的小散户提供的。在全国总计2600余万养猪场户中,年出栏500头以上的规模场仅16万户,对其余数千万小散户亦要考虑到其生存。


“所以我们现在提倡以大带小,渐进推动小散户的转型升级。”他并指出,现在政策落实还有死角,贷款难、不合理禁养等问题仍未彻底解决,基层防疫体系也很不乐观。


如何确保扶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




辛国昌指出,从长期的转型发展来看,一些生猪产业政策缺乏连续性、稳定性,逆周期调控机制不完善。业界担心等过一两年猪多了起来,现在的扶持政策可能还要再改。


“现在我们争取不让他再改,这些东西出来以后都把它固定住。”辛国昌斩钉截铁道。


他也坦承,当前鼓励地方政府发展肉蛋奶生产的体制机制仍然不健全,不少地方开始出现放松“菜篮子”工作的苗头,结果是欠发达地区贴钱养猪,最后供应发达地区去吃肉。



“这种局面不改变怎么能行?”辛国昌表示,下一步首先是要压实地方责任,进一步明确省负总责要求。同时从用地政策、金融支持这些方面一再完善政策,并要开展禁养区清理,加强基层动物防疫体系建设。


“最重要的一条,我们应推动在中央层面建立销区补偿产区的这种资源环境补偿机制。同时,我们想要把现在养猪的这些好政策移植到整个畜牧业生产上去。”




















牧食记AgriPost.CN 专注中国农牧食品产业原创报道与决策参考;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谢绝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授权联络 editor@agripost.cn
https://www.agripost.cn/2019/12/31/xin-guochang-how-did-the-pig-inventory-data-come-support-policies-can-remain-stable/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86 17810309854

邮箱: contact@agripost.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