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食记AgriPost.CN 猪业 与正邦前高管合资养猪两年 金新农一控股子公司产生坏账1.4亿元

与正邦前高管合资养猪两年 金新农一控股子公司产生坏账1.4亿元

在养猪周期上行时曾寻求以“轻资产”模式快速扩张的金新农最终交了一笔不菲的学费,并决定转向聚焦于自繁自养模式。

2021年,金新农实现生猪销量约107万头,同比增长33%,其中商品猪销量近61万头,包括通过外购仔猪并结合“公司+农户”方式养殖出栏的约20万头。此外,其通过控股子公司——江西金永食品有限公司利用租赁猪场和外购仔猪完成了一部分出栏。

由于生猪市场价格急剧下跌,金新农去年的生猪销售收入同比减少了6.45%至约20亿元,毛利率同比下降28.93个百分点至8.99%。叠加资产减值和处置的影响,该公司全年净亏损近10亿元。

图片

金新农在去年还实行了深度组织机构改革。业务体系去掉了板块和大区管理体系的划分,建立了以法人治理为基本特征和基础要求的实体公司(5+3模式),即天种铁力、天种武汉、天种韶关、天种增城、天种一春5大养殖公司和金新农远大、金新农安徽、金新农广东3大饲料公司。

据其介绍,在去掉板块和大区划分之后,公司管理费用下降幅度很大,如2022年一季度的管理费用从去年同期的1.4亿元降到了5500万元 。

图片

为保障目标的实现,江西金永在过去两年均是金新农最大的欠款方,2020年底和2021年底的欠款余额分别达到2.04亿元和1.72亿元。头一年江西金永的全资子公司——韶关市金永畜牧业有限责任公司亦有对金新农的欠款1.84亿元。

在2020年的行情下,这些欠款尚不成问题。但到了2021年,金新农预计该款项大部分无法收回,遂计提了逾1.4亿元的坏账准备,计提比例达到82%。

金新农去年还对江西金永支付的保证金因退租减产等预计无法收回或损失的部分,计提使用权资产减值损失近1200万元。事实上,金新农已对向该子公司注册资本的出资全额计提了减值准备。

不仅如此,在金新农2021年因环境问题受到的四次行政处罚中,两次均源于江西金永的金溪分公司,分别因为超标排放水污染物和焚烧塑料垃圾产生废气被罚30万元和5万元。

独董反对

江西金永项目之所以备受关注,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其酝酿之初,作为金新农独立董事的卢锐先生便投过反对票。

作为中山大学会计专业教授的卢锐反对的理由包括四个方面:1)在非洲猪瘟导致2019年猪肉价格异常上涨的情况下,行业企业开始急剧扩张产能,易导致后期产能过剩,猪价下跌,投资猪场效益不高甚至亏损;2)公司在推出《事业合伙人项目跟投管理办法》后,在全国设立子公司过多,速度过快。在管控模式未成熟之前,不建议如此大规模扩张,应在试点成功后,再稳步推进;3)目前公司新设立的子公司存在治理风险,小股东很大程度控制这些新设公司,存在公司利益受损的风险,建议公司设立分公司或者直接给新设子公司委派主要管理层;4)投资合作协议中约定,公司要为新设子公司提供资金保障,这种承诺对于公司而言可能带来资金风险。

但由于时任董事会的其他6人均未反对,这一议案还是得以通过。对于最后一条意见,金新农曾解释称,公司承诺为新公司未来五年200万头的生猪发展规划解决所需一切资金,但同时约定资金成本参照公司其它全资子公司同等条件,收取资金使用费,年化利率不超过8%。显然,而今其连本金都已难收回。
图片

卢锐在最新的业绩交流会上也回应了《牧食记》的问询,称江西金永这两年的发展主要是通过轻资产租赁来运营,租金及外购仔猪拉高了成本,且2021年生猪价格断崖式下跌,导致其未能实现预期收益。公司目前已逐步对其进行减产调整。

战略聚焦

随着大额亏损的产生,金新农从2021年三季度开始便果断关停并转轻资产放养项目,致力于发展养殖一体化。

公司总经理赵祖凯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放养业务是在特定的时期对公司养殖业务的补充,随着公司育肥栏位的配套日益完善,加上放养业务在生物安全防范方面存在一定局限性的原因,目前公司已逐步停止放养业务。
图片

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钱子龙则补充道,发展自繁自养业务有利于生物安全防范与成本控制,聚焦高质量可持续发展,而且只要公司把发展节奏把握好就不会产生更大的资金压力。

除了模式聚焦,金新农还正致力于推动业务聚焦和区域聚焦,即明确养殖与饲料两大主营业务,发展投入重点聚焦在广东和福建区域。据了解,2021年该公司在广东和福建两地的生猪出栏占比达53%。

图片

金新农在去年还实行了深度组织机构改革。业务体系去掉了板块和大区管理体系的划分,建立了以法人治理为基本特征和基础要求的实体公司(5+3模式),即天种铁力、天种武汉、天种韶关、天种增城、天种一春5大养殖公司和金新农远大、金新农安徽、金新农广东3大饲料公司。

据其介绍,在去掉板块和大区划分之后,公司管理费用下降幅度很大,如2022年一季度的管理费用从去年同期的1.4亿元降到了5500万元 。

图片

其中成立两年的江西金永2021年的营业收入刚过2亿元,但净亏损已逾1.5亿元(上年贡献净利润约600万元)。其截至去年底的总资产和净资产分别约为1.5亿元和-1.1亿元。

金新农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翟卫兵在5月5日的业绩交流会上告诉《牧食记》,江西金永过去两年的出栏量分别占公司生猪出栏量的10%和13%左右。

时间回溯到2019年12月。彼时金新农宣布拟以自有资金在江西南昌与王永峰先生共同投资设立新公司以“轻资产”模式租赁猪场,运营生猪养殖项目,以快速扩大生猪养殖规模,提升公司市场占有率。

这便是2020年1月正式成立的江西金永,其注册资本为4000万元,其中金新农出资2600万元,持股65%,余下为王永峰个人出资。去年5月,王永峰将个人股份转为了由其控制的一个投资合伙企业持有。

生于1982年的王永峰2007年硕士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2014年就读于中山大学管理学院EMBA。其曾先后任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合伙人,正邦集团总裁高级秘书,正邦科技商品猪事业部运营副总经理(主持工作),正邦科技华南大区总裁(主管养殖和饲料业务),正邦集团首席人力资源官。

根据当时约定,江西金永为金新农旗下独立的养猪公司。在金新农保障发展及经营资金的前提下,合资公司规划2020年度完成母猪存栏1万头、出栏10万头肥猪;2021年度完成母猪存栏3万头、出栏30万头;至2024年度完成母猪存栏10万头、出栏200万头目标。

图片

为保障目标的实现,江西金永在过去两年均是金新农最大的欠款方,2020年底和2021年底的欠款余额分别达到2.04亿元和1.72亿元。头一年江西金永的全资子公司——韶关市金永畜牧业有限责任公司亦有对金新农的欠款1.84亿元。

在2020年的行情下,这些欠款尚不成问题。但到了2021年,金新农预计该款项大部分无法收回,遂计提了逾1.4亿元的坏账准备,计提比例达到82%。

金新农去年还对江西金永支付的保证金因退租减产等预计无法收回或损失的部分,计提使用权资产减值损失近1200万元。事实上,金新农已对向该子公司注册资本的出资全额计提了减值准备。

不仅如此,在金新农2021年因环境问题受到的四次行政处罚中,两次均源于江西金永的金溪分公司,分别因为超标排放水污染物和焚烧塑料垃圾产生废气被罚30万元和5万元。

独董反对

江西金永项目之所以备受关注,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其酝酿之初,作为金新农独立董事的卢锐先生便投过反对票。

作为中山大学会计专业教授的卢锐反对的理由包括四个方面:1)在非洲猪瘟导致2019年猪肉价格异常上涨的情况下,行业企业开始急剧扩张产能,易导致后期产能过剩,猪价下跌,投资猪场效益不高甚至亏损;2)公司在推出《事业合伙人项目跟投管理办法》后,在全国设立子公司过多,速度过快。在管控模式未成熟之前,不建议如此大规模扩张,应在试点成功后,再稳步推进;3)目前公司新设立的子公司存在治理风险,小股东很大程度控制这些新设公司,存在公司利益受损的风险,建议公司设立分公司或者直接给新设子公司委派主要管理层;4)投资合作协议中约定,公司要为新设子公司提供资金保障,这种承诺对于公司而言可能带来资金风险。

但由于时任董事会的其他6人均未反对,这一议案还是得以通过。对于最后一条意见,金新农曾解释称,公司承诺为新公司未来五年200万头的生猪发展规划解决所需一切资金,但同时约定资金成本参照公司其它全资子公司同等条件,收取资金使用费,年化利率不超过8%。显然,而今其连本金都已难收回。
图片

卢锐在最新的业绩交流会上也回应了《牧食记》的问询,称江西金永这两年的发展主要是通过轻资产租赁来运营,租金及外购仔猪拉高了成本,且2021年生猪价格断崖式下跌,导致其未能实现预期收益。公司目前已逐步对其进行减产调整。

战略聚焦

随着大额亏损的产生,金新农从2021年三季度开始便果断关停并转轻资产放养项目,致力于发展养殖一体化。

公司总经理赵祖凯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放养业务是在特定的时期对公司养殖业务的补充,随着公司育肥栏位的配套日益完善,加上放养业务在生物安全防范方面存在一定局限性的原因,目前公司已逐步停止放养业务。
图片

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钱子龙则补充道,发展自繁自养业务有利于生物安全防范与成本控制,聚焦高质量可持续发展,而且只要公司把发展节奏把握好就不会产生更大的资金压力。

除了模式聚焦,金新农还正致力于推动业务聚焦和区域聚焦,即明确养殖与饲料两大主营业务,发展投入重点聚焦在广东和福建区域。据了解,2021年该公司在广东和福建两地的生猪出栏占比达53%。

图片

金新农在去年还实行了深度组织机构改革。业务体系去掉了板块和大区管理体系的划分,建立了以法人治理为基本特征和基础要求的实体公司(5+3模式),即天种铁力、天种武汉、天种韶关、天种增城、天种一春5大养殖公司和金新农远大、金新农安徽、金新农广东3大饲料公司。

据其介绍,在去掉板块和大区划分之后,公司管理费用下降幅度很大,如2022年一季度的管理费用从去年同期的1.4亿元降到了5500万元 。

牧食记AgriPost.CN 专注中国农牧食品产业原创报道与决策参考;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谢绝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授权联络 editor@agripost.cn
https://www.agripost.cn/2022/05/06/joint-venture-with-former-zhengbang-executives-to-raise-pigs-for-two-years-jinxin-nongyis-holding-subsidiary-has-bad-debts-of-140-million-yua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86 17810309854

邮箱: contact@agripost.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