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食记AgriPost.CN 家禽 对话嘉吉蛋白中国团队:“无抗”童子鸡是如何炼成的?

对话嘉吉蛋白中国团队:“无抗”童子鸡是如何炼成的?

在嘉吉中国的业务版图上,肉类或谓动物蛋白业务所占的比例并不算大。论本土生产,该公司目前仅在安徽滁州运营着一个年产能约为6500万只的白羽肉鸡全产业链项目。



但该禽肉项目从成立伊始便遵从了业界最为严格的食品质量和安全标准,其集饲料生产、种鸡繁育、雏鸡孵化、肉鸡养殖、屠宰初加工和深加工为一体,总投资达到5.5亿美元,成为麦当劳、肯德基等多个餐饮巨头的标杆供应商。



不仅如此,嘉吉还在不断创新来引领整个行业的转型升级。仅在近两个月,其先后向中国市场推出了植物肉鸡块产品及其零售品牌,以及“太阳谷”品牌的不使用抗生素(RWA)童子鸡产品。



事实上,早在2017年,嘉吉便联合中国兽医药品监察所、中国农业出版社编写了国内肉鸡产业首本抗生素用药指导类书籍——《肉鸡兽药使用手册》,以帮助减少肉鸡养殖中抗生素的使用。通过在全行业内分享肉鸡养殖减抗的知识和最佳实践,其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建立共识和行业标准。



左起:谢志新、陈冕、朱小桥



此次新推出的RWA童子鸡便是中国市场上首个真正意义上的无抗鸡肉产品,有望开启鸡肉2.0时代。在产品发布会的间隙,嘉吉蛋白中国团队(董事总经理陈冕、食品安全质量法规总监谢志新、电商大客户经理朱小桥)向记者阐释了这一行业突破性产品的来龙去脉。




AgriPost.CN牧食记: 为什么说太阳谷RWA童子鸡是中国第一个无抗鸡肉产品?跟市场上类似的产品相比其差异在哪里?


Cargill嘉吉:我们在推出这个产品之前做过很多调研,就是看市场上是不是已经有同样性质的产品。我们相信我们在中国是第一家,在国际上则不是第一,国外其实已经有了。中国之前还没有真正的养殖全程完全不使用抗生素的鸡肉产品,虽然很多商标、很多产品都写着无抗,或者说没有残留,但这只意味着在其肉里面没有抗生素残留,(不代表养殖过程没有使用)。而没有抗生素残留是法规层面的一个基本要求,有残留的产品是不应该上市的。



我们的RWA童子鸡把全程不使用抗生素这一最明显的亮点作为产品名称,既是基于公司内部的管理实践,也是对消费者和客户的庄严承诺。







AgriPost.CN牧食记:如何做到肉鸡养殖全程都不使用抗生素呢?



Cargill嘉吉:养殖过程中用到抗生素一般来说有两个途径:一是饲料,一是饮水。我们首先要做好这两个方面的控制。如饲料方面,我们从小鸡料到最后的大鸡料都完全不添加任何的抗生素类药物,这样不但达到国家政策所要求的减抗,还完全是无抗;也不只是不用促生长的抗生素,而是连治病的抗生素都不用。



为了确保肉鸡养殖过程中的健康,我们从父母代入手,选育出“天生强健”的优质鸡,再加上营养丰富的饲料,以及精准控制养殖过程中的环境条件,从而达到完全不使用抗生素的目的。这个在行业内都没有看到有别的企业可以做到这一点。



为了与消费者建立起信任,我们此次还和国家动物健康与食品安全创新联盟(CAFA)合作,实现了产品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可追溯。消费者通过简单的扫码就可以看到整个养殖过程,以及关键养殖环节当中的具体信息。我们也希望藉此帮助消费者直观了解到全程不使用抗生素的概念。









AgriPost.CN牧食记:除了不使用抗生素,养殖过程中饲喂的饲料还有何不同?此种饲料对于添加剂又是如何搭配组合的?





Cargill嘉吉:RWA童子鸡所用的饲料只能用很纯正的原料,不能用一些添加了其他副产品的原料。我们的饲料配方用最原始的谷物如玉米、小麦、豆粕,再加一些氨基酸、维生素就可以了。有一些相对来说比较便宜的制成品,可能本身也有以上原料的成分,但我们不能用。就像一个面包店给你的面包,到底里面是不是面粉、有没有米粉,有没有盐或其它的成分,你其实并不知道的。



包括行业内比较普遍使用的猪骨粉,其营养成分对制成饲料是非常好的,氨基酸、蛋白质都有,也很便宜。但猪养殖过程中可能会有一些抗生素的残留,如果将骨粉用到饲料里,就算你不是有意的,可能也会带到鸡的身上。这个就会影响最后不使用抗生素养殖的效果。



对于饲料添加剂的使用我们也很谨慎,包括一些中兽药和植物提取物,不是说行业中大家都用我们就会用,因为担心会有不明成分。RWA童子鸡的养殖要避免出现任何可能的污染。







AgriPost.CN牧食记:RWA童子鸡目前到C端的上市率或出品率只有30%左右,为什么会这么低?



Cargill嘉吉:这主要是出于品相的筛选,因为童子鸡是整鸡,适合包装的重量为800-900克。虽然仔鸡都是经过仔细挑选的,但毕竟每只鸡的生长速度不完全一样,(至25日龄时的屠宰净重)有些是1000克、1200克,有些则只有700克,所以真正在800-900克之间的只是一部分。并不是说其他的就不好,而是重量等各方面不太合适,包括屠宰过程中拔毛时把表皮弄破了一点,我们就把它放到了其他产品里面去。可以说,RWA童子鸡都是我们精选出来的“代表作”。



需要指出的是,如果养殖过程发生特殊情况导致疾病需要用药治疗,那就是整个鸡群都会转为普通产品而不是RWA童子鸡了。因为它生病了,你不给它用药,其实它是很痛苦的。就和人一样,对于动物来说,有病了就应该得到适当处理,这也是福利的一种。我们会根据嘉吉全球的动物福利政策,在做到无抗的同时确保动物福利不会受到影响。







AgriPost.CN牧食记:白羽肉鸡通常都是作为分割产品销售,嘉吉为何选择打造这样一个重量区间的童子鸡产品?



Cargill嘉吉:这样一个选择是有市场调查数据在背后支撑的。从消费端来看,我们的目标受众主要是孕妇、孩童和老人,还有一些追求生活品质或是对健康有特殊需求的人群,因此一方面要考虑营养度,另一方面也要考虑鸡肉的口感。



对比市场上一些主打老母鸡概念的产品,我们的RWA童子鸡在口感上更有优势,它特别嫩滑,适合婴幼儿。基本上在普通的煲锅里烹饪25-30分钟,就可以达到非常软糯的效果了。而无论炖汤还是做烤鸡,它都能够做到嫩滑多汁。这也是我们从消费者的口感感知上让它有一个很清晰的卖点定位。毕竟如果只是简单说不使用抗生素,消费者在观感上是区分不出来这只鸡和市面上其他鸡的区别的。



市面上也有一些黄羽肉鸡的童子鸡,其炖出来油会偏多一些。而白羽肉鸡的童子鸡是属于清甜的味道,可给到消费者不一样的体验和感受。



另外从消费者的应用场景考虑,800-900克更多是三口之家一餐的量。而正常出栏的白羽肉鸡宰后净重在2公斤左右,这样烹饪的话时间要长,也需要更多的人才能一餐吃完。童子鸡从养殖经济的角度,其实是不太划算的,但由于消费者有不同的需求,我们才选择这么做。







AgriPost.CN牧食记:RWA童子鸡目前主要销往C端,未来也会供应B端客户吗?公司产能能否满足更多需求?



Cargill嘉吉:我们前期主要往C端走,是想得到更多消费者的反馈,同时我们也在做大量的消费者教育工作。当市场慢慢成熟的时候,相信会有非常多的B端客户会喜欢和考虑用我们的产品。当然,跟C端不一样,B端是需要批量供应并更为注重成本的,但如果他们需要这个卖点,对我们来说也是可以做到的。





另外也不是所有的鸡肉都可以做成无抗,当鸡群生病的时候还是需要去医治,而且我们需要满足现有客户对普通鸡肉的需求,产能分配上会此消彼长。但我们相信30%乃至一半的产能是能够做成无抗的,而且由于生产周期从40天减为25天,周转更快后,我们的年总产能也有望从6500万只提升到8000万只。










牧食记AgriPost.CN 专注中国农牧食品产业原创报道与决策参考;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谢绝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授权联络 editor@agripost.cn
https://www.agripost.cn/2020/06/30/a-conversation-with-the-cargill-protein-china-team-how-is-the-antibacterial-free-kid-chicken-made/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86 17810309854

邮箱: contact@agripost.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