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食记AgriPost.CN 综合 四次挂牌仍无人问津 金新农软件开发子公司将由陈俊海接盘

四次挂牌仍无人问津 金新农软件开发子公司将由陈俊海接盘


在半年内四番挂牌并大幅折价后,乏人问津的金新农全资子公司——深圳市盈华讯方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将由金新农副董事长陈俊海以约1.32亿元人民币接盘。



基于2020年末为截点的市场评估价,此前为金新农提供软件开发、智能化项目建设等服务的盈华讯方,在2021年5月初次以逾3.36亿元于南方联合产权交易中心被公开挂牌出售。无人摘牌后,金新农在6月份将此股权再次挂牌,并下调价格至2.69亿元,但出售仍然无果。



陈俊海



10月8日和10月19日,盈华讯方又被两次挂牌,价格也从2.58亿元大幅调减至1.32亿元,已仅为初期评估价的四成不到。其最终被陈俊海摘牌。



金新农从2015年开始取得盈华讯方股权。其先是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了蔡长兴兄妹二人合计持有的80%股权,交易作价近5.25亿元,蔡长兴获得了逾3000万股金新农股份。2018年10月,金新农又以现金1.2亿元受让了蔡长兴所持有盈华讯方的剩余20%股权。



这意味着相隔三年多的两次交易中盈华讯方估值均不低于6亿元,尽管该公司2014年度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仅为3092万元和2178万元(上一年度分别为1358万元和584万元)。彼时陈俊海一直担任金新农董事长,并在2018年8月前兼任总经理。直至2019年底金新农的控股权被粤港澳大湾区产融投资有限公司收购后,他才转任为副董事长。



对于并购主营业务为“基于电信运营商渠道为数字文化娱乐型网站提供小额充值服务”的盈华讯方,金新农当时给出的主要理由是——适应行业发展趋势,探索实施“互联网+”发展战略,利用互联网技术做大做强公司主业。





具体而言,金新农可以利用盈华讯方的人才团队、技术储备以及互联网充值系统运营经验以及电信运营商的渠道优势,通过开发服务网站、手机应用等方式建立生猪养殖服务平台,利用互联网技术汇聚生猪养殖户,提升金新农对养殖户的服务效率和用户体验,提升公司对于终端规模化猪场客户的服务能力;通过建立以养殖业为主要服务对象的互联网金融运营平台,为生猪养殖场、饲料经销商等公司目标客户提供资金支持服务;通过搭建互联网销售平台,为公司未来饲料产品的网上销售与展示、重点区域的品牌猪肉业务开展奠定基础。



此外,金新农还可以利用盈华讯方在信息系统建设方面的技术储备及人才优势,建立公司产品可追溯性系统,实现从供应商到制程、发货、客户、终端的全过程可追溯性管理系统,并完善公司办公自动化及信息化水平建设。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业绩承诺



在长达六年的投资中,盈华讯方仅有两年(2017年和2018年)完成了业绩承诺。



2015年第一次并购之时,盈华讯方原股东的业绩承诺为:2015-2017年间盈华讯方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100万元、5000万元和6000万元。同期该公司实际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3483万元、4919万元和6363万元。由于2015、2016年未完成业绩承诺,盈华讯方原股东持有的部分股份被收回注销。



陈俊海(左四)和蔡长兴(左五)

在盈华讯方的一次年会上共同祝酒



在2018年的现金并购中,蔡长兴给出的业绩承诺为2018-2020年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500万元、6300万元和7200万元。2018年,盈华讯方实现净利润6026万元,金新农按约定将超额利润的70%即368万元奖励给了盈华讯方在职管理层。2019、2020年,盈华讯方分别实现净利润5554万元、-2078万元,均未能完成业绩承诺,由此金新农未再支付第三、第四阶段的股权转让价款各2700万元。



盈华讯方在2020年不仅给金新农带来了直接亏损,后者还在合并报表中为其计提了商誉减值近2.1亿元,严重拖累了上市公司去年业绩。据了解,受计费政策调整、运营商业务转型等影响,盈华讯方上下游需求减弱,其2020年仅实现收入4865万元,同比减少35%。



“盈华讯方经营业绩出现大幅下滑,公司对其进行的业务调整优化未能实质性改善其整体经营状况,同时公司于2020年初提出《五年(2020-2024 年)战略发展规划》,确定了以‘生猪养殖’为核心业务的发展战略。”金新农指出,为盘活公司资产、优化资产结构、促进资金回笼、聚焦主业发展,公司决定对盈华讯方进行整体剥离,通过挂牌方式转让公司所持有的100%股权。



尽管最终交易符合其战略发展规划,金新农预计这将给公司的合并财务报表带来税前亏损1.67亿元。



陈俊海拟接盘的盈华讯方在2021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980万元,录得亏损406万元。该公司截至9月底的所有者权益约1.32亿元,几乎等同于摘牌价。其持有的资产主要是管理软件系统和云通信服务平台系统。



股份减持



另一方面,作为盈华讯方原实际控制人的蔡长兴已通过减持金新农股份从整个项目中“脱身”。



从2015年第一次交易起,蔡长兴便得以跻身金新农的单一第二大股东,并自2016年5月起出任金新农董事。截至交易全部完成后的2018年底,其持有金新农约2580万股,但全部为限售股份。次年其将解除限售的约630万股几乎全部卖出,但在2020年又象征性增持了约18万股。





蔡长兴还在2018年8月底辞去了金新农董事一职。由于其所在的第四届董事会需到2020年5月才届满,而董事会届满6个月后,离职董事所持公司股份将全部解除限售——意味着蔡长兴从2020年11月底起就可以自由处置其所持有的金新农股份。



果不其然,截至2020年末尚持有1972万股金新农的蔡长兴到今年6月底时已减持到只剩575万股,余下持股比例不足1%。



公开信息显示,生于1971年、原籍陕西省子长县的蔡长兴现居深圳,1996-2000年间任职于深圳方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从事电信增值业务产品策划、市场拓展、编辑、部门管理等工作。其自2002年进入新创立的盈华讯方担任总经理职务,并逐步发展成为持股95%的实际控制人(其余5%股权赠予给了妹妹蔡亚玲)。



盈华讯方的主要创始股东为蔡长兴的前妻程平,其与现任妻子潘妍还共同控制着深圳市考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致力于社交类APP的开发及运营,主打产品“考米语音”专注于陌生人之间的声音交友。


牧食记AgriPost.CN 专注中国农牧食品产业原创报道与决策参考;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谢绝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授权联络 editor@agripost.cn
https://www.agripost.cn/2021/11/08/four-times-listed-still-unattended-jinxinong-software-development-subsidiary-will-be-taken-over-by-chen-junhai/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86 17810309854

邮箱: contact@agripost.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