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食记AgriPost.CN 家禽 华英农业债务重组猜想:刘永好是否会成为其实际控制人?

华英农业债务重组猜想:刘永好是否会成为其实际控制人?

华英农业日前发布公告称,公司与上海新增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产业投资、经营管理、资产管理、债务重组等方面展开全面协作。



对于合作目标,华英农业指出,新增鼎将依托综合产业优势,在过往成功实践与经验的基础上,充分整合双方优势资源,引进先进资产运营管理模式,在主业不变、注册地不变的前提下,帮助华英农业走出困境并转型升级。





此前不太为业界所知的新增鼎可谓大有来头。成立于2015年4月的该公司是新希望集团旗下专业从事实体资产托管运营的创新平台。在中商产业研究院的2020年上海市民营企业100强评选中,新增鼎以534.4亿元的年营业收入名列第九,比第十名的携程还要高出近180亿元。



新希望集团网站介绍称,新增鼎对于有竞争优势但暂时性陷入资金短缺等经营困境的企业,以输出资金、技术、品牌、人才、信息化以及管理资源等模式,来获得托管费、利润分配、资金利息、资产处置优先权等利益。华英农业的公告中亦提及,新增鼎及其指定的托管主体拥有对华英所属各生产经营企业不低于5年的托管期限选择权和优先权。



而在华英公告的前一天,同在深交所上市的深圳市飞马国际供应链股份有限公司(ST飞马)公告称,公司重整计划即将执行完毕,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刘永好先生。而参与ST飞马重组的正是新增鼎,其以29.9%的持股成为了这家环保新能源企业的控股股东。



类似的重组故事是否会在华英农业上演?



华英困境



上世纪90年代初,作为中英两国樱桃谷鸭合作项目的华英公司应运而生。其逐步建立了从鸭苗、养殖、屠宰到熟食和鸭绒的全产链,鸭肉产品一度出口到40多个国家和地区,被业界称为“世界鸭王”。中央电视台上曾经与唐老鸭同一配音的“华英鸭,品质共分享”的广告更是让这一品牌几乎家喻户晓。





2018年初时,华英农业尚意气风发地走在快速发展的道路上。董事长曹家富在《牧食记》创始人的采访中表示,公司到2020年可能远远超过此前制定的发展目标——实现产值200亿元、销售收入100亿元、利税6亿元。彼时这一判断主要建立在其2017年的收入同比增长64%至约40亿元的基础上,并预计2018年可达60亿元。



实际的财务数据显示,华英农业2018年和2019年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53.5亿元和55.2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仅为22.4亿元,同比下降48%。而在2018年盈利1.2亿元的基础上,其2019年出现了5000余万元的亏损,2020年的亏损额更是预计高达5.2-5.7亿元。华英曾将2019年的亏损归咎为“整个宏观经济环境影响,特别是金融去杠杆导致的信贷紧缩,资金链特别紧张,尤其是非银机构的债务纠纷等”。



除了财务上的困境,在最近深交所对华英农业的通报批评中,对于该公司当前面临的问题有了更多的揭示,包括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关联交易未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出售子公司重大事项未及时履行股东大会审议程序、重大诉讼未及时披露,以及业绩预告违规。



据通报,2019年6月至2020年6月,华英农业及子公司累计发生诉讼案件90起,涉及金额合计近9.5亿元。





对于债务出现逾期的主要原因,华英曾在2019年8月有过解释:一是公司在以前年度金融环境相对宽松时,利用一些融资租赁和保理资金实施了一些上下游企业兼并业务,投入了较大的资金,但此类融资款项还款周期较短,期限错配,所投资的企业短期收益不能覆盖到期债务,短债长用,影响公司流动性;二是因2018年环保政策对养殖企业更高标准的要求,公司投入较大的流动资金进行固定资产达标改造、新建,导致现金流减少;三是金融机构信贷环境趋紧,公司借款续贷较为困难,出现流动性紧张情况。



债务上的危机使得华英在2019年的家禽行业史上最强景气周期中都未能幸免,成为唯一亏损的上市禽企。2020年的行业产能过剩加之新冠疫情影响,使其最终不得不走上了寻求外部重组之路。



断臂求生



似乎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华英农业就预感到了危机并开始寻求“自救”。当年9月份,华英与河南省信阳市政府控制的华信投资集团签署了《合作意向协议》,称双方基于战略合作需要,拟进一步探索股权合作方案。接着的11月底,河南省财政厅控制的河南农投金控股份有限公司以协议转让的方式持有了华英5.54%的股权。





由于华英农业的实际控制人为潢川县财政局,彼时该局通过全资控股的河南省潢川华英禽业总公司持有华英农业近16%的股份。如此一来,华英实现了同省市县三级国有资本的“联姻”。



但这还不够,2019年华英开始寻求整体转让其肉鸡板块业务,并在当年12月将其中的河南陈州华英禽业有限公司100%股权以4128万元卖给了江苏桂柳集团。该交易形成处置损失约6300万元,但华英农业未及时履行股东大会审议程序,成为深交所最近通报批评的违规行为之一。



华英农业挂牌出售的另一个鸡产业运营基地——河南淮滨华英禽业有限公司,由于大部分股权处于质押状态,一直乏人问津。



也是从2019年底开始,华英农业不断寻求出售鸭业方面的资产。仅2020年10月,其拟挂牌转让的就包括了控股子公司江苏华英顺昌农业发展有限公司51%的股权、控股子公司新沂市华英顺昌养殖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及控股孙公司河南淮滨华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73.84%的股权。



而从国内肉鸭产业来看,新希望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新希望六和或才是真正的“王者”。该公司凭借每年约7亿只的禽屠宰量、约200万吨的禽肉产销量,多年来一直高居行业第一位,占到全国禽肉总产量约8%的市场份额。其中大部分为白羽肉鸭。





新希望六和在种禽养殖环节亦是国内第一大父母代鸭苗,第二大商品代鸡苗、鸭苗供应商。特别在种鸭选育方面,公司与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合作培育出的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中新”北京鸭,打破了国外品种垄断的局面,与华英等企业采用的樱桃谷鸭形成鼎立之势。



新希望六和在2020年底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中曾透露,虽然去年其禽板块整体利润回落,但在关键的战略举措上取得了比较大的进展,其中特别是商品代自养比例提高较快,肉鸭自养比例已由年初的2%发展到年底的20%。此外,其一些精细包装的禽肉产品基本上覆盖了国内头部的生鲜电商,品牌露出进一步加强。



再来看ST飞马的重组过程:新增鼎于2020年6月30日以意向重整投资人的身份与飞马公司签订了《协议书》,在9月法院裁定受理此次重整后,新增鼎于11月被确定为重整投资人,至2021年1月13日飞马宣布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前后历时约半年左右。



与重组方在业务上更加协同的华英又会在何时迎来新的希望?


牧食记AgriPost.CN 专注中国农牧食品产业原创报道与决策参考;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谢绝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授权联络 editor@agripost.cn
https://www.agripost.cn/2021/02/25/huaying-agricultural-debt-restructuring-speculation-will-liu-yonghao-become-its-de-facto-controller/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86 17810309854

邮箱: contact@agripost.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